“簽了合同,沒拿到5萬借款”

發佈: 借貸100 2011/1/3 下午 05:21:26 | 分類:台北借貸 | 點擊:

    本報訊 俗話說,“私憑文書,官憑印”,這不,在5萬借貸糾紛中,原告王某手裡雖然有借款合同等相關證據,但因不能提供借款人出具的借據或收款收據,也就是說不能提供借款人收到錢的證據,要求被告還錢的訴訟請求被法院駁回。借貸找三林國際事務所  
   原告:她向我借了5萬元不還借貸找三林國際事務所
  
   陳某如今在臨高縣某單位工作,幾年前因買私彩,欠下賣私彩的老闆劉某3萬多元。劉某多次讨要,陳某都說沒錢。後來劉某對陳某說,她可以找人借錢給陳某,隻要陳某将工資卡抵押和付利息即可。因劉某要鬧到陳某家裡去,陳某怕老公知道,同意了劉某的計劃。随後,陳某通過劉某找到了老鄉——現住昌江的臨高人王某。
   2008年4月初,陳某與王某幾次磋商後,陳某決定向王某借5萬元,3萬元用于還欠劉某的私彩款,其餘2萬元用于解決拮據的生活,并約定每月利息爲借款總額的3%,借款期限爲6個月,陳某用自己的工資卡作抵押。同年4月11日,陳某等3人相約在某茶藝館見面,王某要陳某先簽訂借款協議,并拿工資卡作抵押才能借給陳某5萬元。陳某當著劉某的面和王某簽訂了借款協議。
   去年10月27日,王某以陳某不還5萬元借款爲由,将陳某告上了昌江縣法院。王某訴稱:“陳某稱因欠私彩錢急需借錢還債,于2008年4月11日向我借款5萬元,約定每月利息爲借款總額的3%,借款期限爲6個月,陳某用工資卡作抵押。借款後,我僅領到陳某支付的第一個月利息880元,後來陳某就到銀行換卡,我再也沒有收到她的一分錢。我多次向陳某追讨,她均以種種理由拒付,請求法院判決陳某歸還我5萬元借款及利息42650元。”
  
  被告:簽了借款協議,沒拿到錢
  
   對此,陳某辯稱,她因欠劉某幾萬元私彩錢,劉某便帶她去跟王某借錢,她想借5萬元。3人相約在昌江縣小車站旁的佳和茶藝館見面後,王某要求陳某簽訂一份借款合同,并要求陳某拿工資卡抵押,才帶陳某去取借款。陳某稱,她因被劉某催得緊,爲了盡快拿到錢還劉某,就在沒有收到借款的情況下,将自己的工資卡交給了王某。陳某稱:“王某騙到我的工資卡後,拿著所簽的借款合同和我的工資卡跑了,沒有給我錢。我多次要求他退還工資卡,他不但不退還,還一直避而不見。”陳某說,她随後向銀行挂失工資卡。陳某辯稱,王某騙她簽訂了借款合同,但沒有按照合同約定将5萬元借款給她,相反,王某還擅自取走了她工資卡裡的880元錢。陳某稱,王某隻有将5萬元借款給她,這樣借貸關系才算成立。陳某認爲,王某的訴訟請求沒有事實根據,法院應駁回其訴訟請求。
  
  法院:無付款證據,駁回訴訟請求
  
   法院審理查明,2008年4月11日,王某與陳某簽訂了一份《借貸合同》,合同約定:王某将5萬元借給陳某使用,月利息爲借款總額的3%,借款期限自2008年4月11日起至2008年10月11日止,共6個月,陳某須以工資卡抵押。2008年5月9日,王某用陳某的工資卡,在某銀行昌江支行自動取款機取850元,到櫃台取30元,共880元。之後,陳某将工資卡挂失。
   上述事實,有王某提供的《借貸合同》,陳某的建行工資卡以及王某、陳某在庭上的陳述予以證明,足以認定。法院認爲,本案的争議焦點是王某是否向陳某出借了5萬元。我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第一款規定:“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,有責任提供證據。”在本案中,王某主張陳某應返還5萬借款,對此,王某提交的證據是《借貸合同》、陳某的工資卡以及王某的存折,陳某經質證認可其真實性,但對其證明内容有異議。我國合同法第二百一十條規定:“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,自貸款人提供借款時生效。”該條明确了民間借貸合同系要物合同,以貸款人提供借款爲生效要件,而非以簽訂借款合同爲生效要件。王某雖然舉證證明自己和陳某簽訂了借款合同,但該合同不能證明王某已借給陳某5萬元。由于陳某的工資卡在王某手中,王某在該卡中提取的880元是扣還是還,雙方各抒己見,而王某存折中彙入的款是不是陳某彙入的,王某也無其他證據予以佐證。因此,本院對王某的訴訟主張不予支持。法院駁回了王某的訴訟請求。

Tag:借貸 借貸找三林國際事務所
相關文章:
最新文章
    推薦文章
      熱門文章
        好站推薦